长安还是张小邪

又携书剑路茫茫。

越苏·七夕贺


[cp限定首尾创作]
by.是久经年

“我有惊喜要给你。”
当这声音响起在耳边时,陵越停下了正在翻信的手。
深山老林,一方莲池,一人独住,便得找些生活的乐趣,比如养只阿翔的孙子,比如研读上古剑谱,比如翻阅年少的旧信,比如搭一架瓜棚,桑麻夜话甚为风雅,当然这个夜话现下便找上了。
然而之所以让陵越为之一动,是因为他周遭委实空无一人。
“来者何人。”瓜棚下陵越又就着烛光翻阅起书信,字迹银钩铁画,笔锋难掩锐气,让人想起薄且利的蝉翼刃,这般年少锋芒手自十五岁的屠苏。而陵越,已是七十三岁春秋一晃而过。
“九重天阙一小仙,特来渡化。”
陵越闻言道:“我虽修仙六十余载,身在求道高山,心却在红尘瀚海,凡心难寄仙身,劳烦仙人了。”
“一念未放,又怎可成仙。此番前来得偿你心愿,却需你如实回答几个问题。”
陵越的目光凝在了信尾落款四字,便再也没移开。
“因何故未成仙。”
“心有所系,不可忘情。”
“因谁人未成仙。”
“写此信者,百里屠苏。”
“因何求未得偿?”
“三年之约,终未如愿。”
这声音突然轻叹一声,又接着发问:“你可知今日是何日?”
“山中无日月,此身无年岁。”
说这话时烛光正摇曳,光影凌乱在陵越根根分明的华发上,陵越的手指摩挲在那四个字上,那名字便也仿佛带了温度,鲜活在泛黄的时光里。
“天上有情人相会的日子,你也想见他罢?”
陵越没有答话,缓缓将发冠解散,又重新束好,手指一遍又一遍梳弄着鬓边。
“他.....见了我这般,可还会,认得我?”
眉眼依旧,平添几分沧桑,青丝不复,两鬓星星霜雪。担的起德高望重一声掌门,担不起年少时声声“师兄”。
“小仙这里有根红线,世人浅显,皆以为姻缘一线在指,而不知十指连心,八日后你需蒙上双眼,以心为引,心心相系,方可寻回。容貌当如是,浮于表象,何须介怀。”
“多谢。”
这八日过得很慢,仿佛一辈子的痴守都凝在了这些日子。
陵越依旧细心的打理花草,将屠苏酒从树根下挖出来,重新加固了边缘的封口又埋回去,再给阿翔的孙子添五花肉的时候,他凝视着阿翔(名字没换)的双眼,轻声问道:“从前,你也像陪我这样陪着屠苏,对不对?”尔后便笑了,捋着阿翔下颌的羽翎:“好鸟儿,好鸟儿。”
打开了窗子:“阿翔,辛苦你了,去吧,去你想去的地方。你们海东青,应当高飞远去,去属于你们的天空。”
阿翔叫了几声,飞出窗外,在天空上盘旋了三圈,那是第一代阿翔留下的习惯,当被喂了五花肉后便会在屠苏头上飞上三圈,那个意思,无论陵越还是屠苏都懂。
陵越在收拾信件,因为常用,所以总会码的整整齐齐放在案几上,现今陵越用绳子捆成一匝,放进了竹箧。
尔后便是在瓜藤下小憩,偶尔醒来,仿佛屠苏在身边,便会嘴角轻轻一勾,继而又安心合眼。
偶尔也会对着星星发呆,他年少时常常外出,屠苏跟着师尊学了星宿,便会缠着陵越,要他每次外出必定告知方向和脚程。他皱眉不解:“你若是根据星辰定位,偷偷找我,师尊定是不允的。”
小屠苏摇摇头:“师兄,若是哪日我想你了,看着你所在的星星,心里便会好受许多。”
自那以后,陵越对星宿愈发精进。
屠苏十七岁那年下山,作为师兄的他又何尝不是不知道他在哪里呢,当他知道屠苏怀着怎样孤独的心情在思念他时,便没有强硬手段押他回来的勇气罢了。
那天还是来了,还在睡梦中的时候,陵越突然被一种奇异的感觉充斥。
一生的回忆如走马灯般晃晃而过,最多的是屠苏的身影,那么多年,思念刻骨,屠苏年少的容颜依旧清晰。陵越嘴角弯了笑意,他想,他是欣喜若狂了。
一切安定下来的时候,那个声音响在耳边:“往前走,找到他。”
陵越的眼前雾蒙蒙一片,什么都看不清,憧憧人影而过,他能感受到很多人从身边穿过。
他寻找着,叫着屠苏的名字,伸出手去感触擦过的衣角,手指穿过的是一片虚无。
这样持续了很久的时候,陵越仿佛走上了一座桥。心里笑着莫不是鹊桥,却听得“叮当”一声清响。陵越心中大动,大喊一声:“屠苏!师兄在这里!在这里你听到了吗!”
那铃铛声急促起来,越来越近,当响起在耳边时,陵越将红线牵了过去,那头传来一片温热。
呼出一口长气,陵越想要凑上前去拥住,那个声音再度出现:“往前走,牵着他,别停下来。”
不清楚那路会有多长,不清楚通往何方,但陵越忽然觉得,这一生终于有了落脚的地方。
深山老林,一方莲池,瓜藤,院子,花草,阿翔,那是屠苏儿时的梦想。陵越辞去掌门之位前,总是回想着那是怎样的地方,当一切成真时陵越心里却有空洞感,或许屠苏在就好了,有屠苏,即使不是这样的房子,陵越也会很安心。
那铃声一阵阵的响着,陵越走得越来越远。
背后现出的身影,是阎罗王和月老。
“你在想什么?”
“我的红线真能牵住那铃铛?”
“百里屠苏化为荒魂后,魂魄碎片鲜少现世,而这铃铛,恰巧便有一片。”
“若是如此,可真有轮回的羁绊?”
“总会有那天的。”
“唉,没喝孟婆汤就上了奈何桥,未成仙而当成仙之人,该说可惜了还是得偿所愿呢。”
“世人所修,皆为所求,得偿心愿,或许也可谓修到了他自己的道。”
陵越听不到两位神的谈话,他只知道,有种深深的羁绊被种下。
而他们,再也不分开。

岁月零星前传,完owo

帮my久发的文。
划重点,前传。
会有大动作嘻嘻(* ॑꒳ ॑* )⋆*

评论(4)
热度(45)

© 长安还是张小邪 | Powered by LOFTER